欢迎来到 - 画少小说 !    
当前位置: 首页 > 经典语句 > 经典语句 >

被“天降大狗”砸癱一年后

时间:2019-04-17 11:13 点击:
狗墜下的天台上,有約88厘米高的防護牆。張萍如今高位截癱。2018年4月15日14時許,白雲區鴉崗村北禺十四巷一棟廠房下,一隻大狗從天而降。路過的張萍被砸中,她

原標題:被“天降大狗”砸癱一年后

被“天降大狗”砸癱一年后

狗墜下的天台上,有約88厘米高的防護牆。

被“天降大狗”砸癱一年后

張萍如今高位截癱。

2018年4月15日14時許,白雲區鴉崗村北禺十四巷一棟廠房下,一隻大狗從天而降。路過的張萍被砸中,她瞬間倒地不省人事,大狗隨后起身離開現場,不知所終。被砸成高位截癱的張萍,在找不到狗主的情況下,將整棟樓的房東和租戶告上法庭,要求其承擔賠償責任。“一人被砸,全樓補償”爭議不斷,如今涉事狗隻也再沒出現過,而狗主一直無法被確認,案件更顯復雜。

一年后,白雲區人民法院已第三次公開開庭審理此案,其間法院多次召開庭前會議,法官也在現場進行了勘察。該案沒有塵埃落定前, “誰該擔責”的爭辯還在不斷持續……

傷者被鑒定為一級傷殘 關鍵事實缺失案情更顯復雜

張萍(化名)和丈夫張路生(化名)同是湖北省天門市黃潭鎮新華村人,他們來廣州工作的目的就是賺錢給兒子結婚用。事故發生時,夫妻二人剛到廣州一個月。平日張路生打著給建筑物貼瓷片之類的散工,張萍則在家操持家務。

但是,高空墜狗事件讓一切成了泡影。張萍被大狗砸中右肩后倒地,隨后被診斷為頸椎粉碎性骨折,造成高位截癱。兒子張立清(化名)得知母親的狀況后,辭了工作來到廣州,一邊幫父親照顧母親,一邊為官司的事忙裡忙外。

張萍雖然出院了,但由於身體狀況一直不好,隻能終日躺著,脖子以下的身體無法動彈。

張萍出院后在廣州逗留了一段時間,盼著官司快結束,想著回家鄉做康復,這樣費用可以便宜些,也能緩解此前借債就醫帶來的經濟壓力。可是這場官司曠日持久,至今仍未塵埃落定,她隻能先回家。

去年12月末,張立清帶著母親坐火車回到了湖北的家鄉。離開廣州前,張萍去了中山大學法醫鑒定中心做了司法鑒定。今年春節前一周,鑒定結果出來了:一級傷殘、護理依賴程度屬完全護理依賴。

在法庭上,這份司法鑒定是申請賠償的重要憑據。張萍明確了索賠訴求:醫療費、護理費、精神損害撫慰金等等,總共300多萬元,其中后期護理費就佔了200多萬元。

在狗主無法確認的情況下,張萍一方將廠房所有者和所有承租方告上法庭,其申訴理由是:根據《侵權責任法》第87條規定,從建筑物中拋擲物品或者從建筑物上墜落的物品造成他人損害,難以確定具體侵權人的,除能夠証明自己不是侵權人以外,由可能加害的建筑物使用人給予補償。

今年4月11日,白雲區人民法院第三次公開開庭審理此案。歷經多次庭前會議、庭審和法庭的現場勘察,案件中一些事實被調查得更細致。

根據法庭的現場勘察,事發廠房無封閉性管理,也無門禁,其中有多個樓梯直通天台。天台墜狗方向下方為一家電子廠,這家電子廠為了隔熱,在墜狗的天台種了花卉瓜果,天台上的防護牆高88厘米。

根據石門派出所給法庭的回復函,顯示很多關鍵事實仍然缺失。

石門派出所展開現場走訪和調查,調取相關監控錄像,但未發現涉事狗隻進入廠房的錄像監控過程,附近居民也不清楚該狗有關情況,因而未能查明該狗是否有飼養人、權屬所有人。事發后,該狗隻一直去向不明,暫不能判斷事件是否具有人為因素。目前沒有發現涉嫌需要承擔刑事責任的情況,暫時沒有發現犯罪事實和犯罪嫌疑人。

涉案狗到底是誰的?從何而來?

張萍一方認為,警方未發現涉事狗進入廠房的錄像監控,說明狗一直在建筑物內。根據現場勘察,天台上曾發現了一隻鐵籠,可照常理推斷這是狗籠。

廠房業主認為,並非所有直通樓頂的通道都有監控,不排除流浪狗自行上樓的可能。“狗沒有項圈,所以不是新養的。即便廠房所有人都否認,村民也會提供線索。”

至於天台上的籠子,業主方表示,天台上沒有狗隻生活過的痕跡,也沒有狗糞便,因而並不能推斷這個鐵籠為狗籠。

所有被告都表示自己未養狗,且對其他人有無養狗不知情。電子廠表示,所有被告不存在串通的可能。“如果有証據証明養過狗,一定會指認出來,這樣就能免除自己的責任。”

張萍一方認為,據監控視頻推斷,肇事狗只是小型犬,具有被驅趕和拋擲的可能性。

廠房業主則認為,“該狗隻目測腳到肩有40厘米,身長70到80厘米,絕不是小型犬。”他們表示,狗是直線下降的,不存在拋擲一說。“若有人拋擲,即便沒故意傷人,也應該以過失致人重傷罪追究刑事責任,原告就沒有提起民事訴訟的基礎了。”

電子廠表示,公安機關已排除了人為因素。他們雖然在樓頂有種菜,但沒有妨礙他人,也不能說種了蔬菜就引來了狗,這與張萍受傷沒有因果關系。

其他承租方也對狗從天台墜落很疑惑,“狗一般不會跳過一米高的圍牆”。

狗是否屬於侵權責任法中的“物品”?

《侵權責任法》第87條中規定的“物品”是否包括活物,這是涉及本案是否適用於侵權責任法的關建問題。

張萍認為,狗屬於物品范圍,這是基本的常理。侵權責任法中的“物品”並沒有將活物排除。

廠房業主認為,87條的內涵在於確定侵權人范圍,目前沒有証據証明狗屬於廠房,所以該案並不適用於87條。

電子廠一方則認為,物品是沒有生命特征的,沒有自由意志,可以由人支配。狗是不能隨意支配的。並且在侵權責任法中,“飼養動物損害責任”被單獨列出一章來,充分說明法律規定的物品不包括活物。他們認為,張萍若要追究責任,應該找到狗主,而非將矛頭指向租戶。

“如果侵權責任法87條適用本案,被告有何抗辯理由?”法庭也給雙方設置了的這樣的焦點問題。

業主方認為,廠房已經出租給承租方,業主不是廠房的使用人,不是“可能加害的建筑物使用人”。

而電子廠和其他承租方則表示,去年的4月15日是個周日,他們那天都沒有開工,但拿出不在場的証據。

在找不出明顯過錯方時,該案如何做出公正的判決?無論原告還是被告都在期待。

張萍一方說,高空墜物的侵權案件實行舉証責任倒置,如果業主方認為是外來流浪狗進入,需要提供証據。一個健康的人突然遭到人身傷害變成癱瘓,如果苦果隻能自己承擔,才是可怕的事。

長年在廣州為官司奔走的張立清一直很疲憊,也很無奈。“我們也去找過狗和狗主,警方都沒有消息,我們還能怎麼辦?”

数据统计中,请稍等!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